您好,欢迎来到无纺布网! 请登录 免费注册加入
无纺布网招租
非织造材料展览会190605
粘胶短纤市场能否“否极泰来”?
http://www.31wfb.com 2019-04-16 00:00:00 纺织科学研究

  所周知,2018年我国粘胶短纤新增产能将近70万吨,且这70万吨新增产能基本在2018年年底全部释放完毕。由于产能的完全释放,使得粘胶短纤市场逐渐显现“供大于求,价格下跌”的格局。

  根据微信公众号布衣资讯统计,2019年1-3月,粘胶短纤产量约在95万吨附近,第一季度库存量约在40万吨附近,整个行业产销率仅为57.89%。2019年1-3月,粘胶短纤市场价格期初为13750元/吨,至3月底粘胶短纤市场均价在12000元/吨,下跌幅度达12.73%。从产销数据以及价格数据看,粘胶短纤在产能完全释放后,正在经历一次量能、价格重新平衡的大震荡。

  粘胶短纤产能从2018年年初400万吨扩产至2019年年初的472万吨,耗时一年时间,产能扩张率为18%,给市场基本面带来的影响较为巨大。本文通过详细记录2019年第一季度粘胶短纤市场运行情况且深入分析其过程中的运行机理,旨在为粘胶短纤后期产能再次扩张提供历史参考资料,尽量做出利于稳定市场基本面的产能扩张方案。

  

2019年第一季度市场运行回顾

  2019年第一季度粘胶短纤市场运行情况主要表现为5点:

  011月中旬集中出货

  在经历了2018年第四季度粘胶短纤市场价格下跌后,2019年1月中上旬粘胶短纤市场在13200~13400元/吨达成了阶段性平衡,同时由于业内开工率由原先的82%下降至79%附近,下游人棉纱厂经营负责人开始对于粘胶短纤市场出现了一丝信心。加上当时处于农历2018年腊月,很多纱厂均处于资金回笼后的资金富余状态,于是下游人棉纱厂经营负责人与粘胶短纤销售总经理开始谈判,最终双方基本在13000~13300元/吨达成一致性意见。也正是因为价格到位,使得粘胶短纤的成交量在30万吨附近。

  02春节前发货速度较快

  在粘胶短纤行业卖出30万吨货源后,下游人棉纱厂以及中间商,均表现得比较积极,打款速度快。鉴于粘胶短纤工厂回款速度快,粘胶短纤工厂改变了以往进入腊月二十后就陆续停止发货的状态,使得基本发货时间点均延续至腊月二十六附近。同时,从发货速度看,根据下游人棉纱工厂反应,今年粘胶短纤工厂发货速度较以往要快得多。

  当时市场普遍认为,这是粘胶短纤市场价格基本到达底部的一种积极信号。与此同时,粘胶短纤工厂经营管理决策层看到市场变好后,将最后一批粘胶短纤产能释放,而一些原先被迫停产的产能也在看到市场变好后又重新开启。由于这些产能的开启,下游人棉纱行业以及粘胶短纤行业的从业人员,开始对春节后市场表现出不同程度的担忧。

  03春节期间市场停滞

  春节前后,整个市场在2月1日至2月22日(农历2018年腊月二十五至农历2019年正月十六)表现为停滞状态,这属于传统的停滞期。唯一与往年不一样的是,在2月下旬,部分原本停滞的产能重启,并且陆续有开机品上市,下游人棉纱行业带来了一定的看空粘胶短纤市场心理。

  04春节后市场没有出现“开门红”

  粘胶短纤市场在春节期间市场停滞时,部分原本未开产能陆续投产,原本业内预期的可能要淘汰的产能并没有完全淘汰,春节前下游人棉纱工厂早就备好了原料等众多因素,使得2019年春节后,粘胶短纤市场恢复过程中没有出现“开门红”现象。这也是自2008年金融危机后,业内首次未出现“开门红”行情,严重打击了整个粘胶短纤产业链从业人员看好粘胶短纤市场的预期。

  05 3月上旬粘胶短纤再次断崖式下跌

  2019年3月6日(农历2019年正月三十),民间春节的最后一天,粘胶短纤市场开始将预期兑现。此时,粘胶短纤市场价格在13200~13500元/吨;但到了3月16日,粘胶短纤市场价格已经跌掉1000元/吨,市场价格在12200~12500元/吨。

  粘胶短纤在3月1000元/吨的下跌,超出了市场上所有从业人员的预期。因为在整个2018年,粘胶短纤市场价格在13600~15300元/吨运行,其价差在1700元/吨;但2019年第一季度,粘胶短纤市场价格在12000~13600元/吨,其价差在1600元/吨。如果回溯至2018年10月粘胶短纤从15600元/吨下跌的起始点,再看粘胶短纤市场价格运行走势,就会发现,其在近半年的时间内,表现出连续性下跌,且中间没有明显的价格波动。也就是说,2018年10月至2019年3月,半年时间内,粘胶短纤市场价格下跌幅度在3300元/吨。

  

  从图中可以看出,在这个半年内,粘胶短纤市场运行过程中,没有出现以往的“W”型或者“V”型波动,而呈现出单边下跌格局。在这种情况下,贸易商等第三方群体较难有操作机会,从而出现了这半年内,从事粘胶短纤贸易的群体正在逐渐缩小。贸易商群体的缩小,也意味着行业内的闲散资金在减少,从而带来了单边下跌的市场走势。所以,某种意义上,近半年来的粘胶短纤市场进入了“负反馈”状态。

  

2019年第二季度宏观经济政策预期对粘胶短纤行业的影响

  2019年3月1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与中外记者见面并回答记者提问时谈道:2019年中国经济增速预计为6.0%~6.5%,时中国经济面临新的下行压力,国务院将继续推进减税降费、简政、培育新动能、放宽市场准入、营造公平竞争环境等一系列措施,为市场松绑,为企业腾位,为百姓解忧,以此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并推动高质量发展。

  01 GDP增速预期6.0%~6.5%

  近年来,笔者多次提及利用两会公布的当年GDP预测增速计算粘胶短纤当年的均价方法。其大致思路为:以上一年粘胶短纤产业的产能与产量、粘胶短纤年度均价、粘胶短纤当年总产值、GDP预测增长率为基础数据,大致测算未来一年内,粘胶短纤的年度均价以此来判断未来一年的粘胶短纤行情是好还是差。根据此思路,以2015-2018年粘胶短纤产能、产量、实际价格为基础,可以计算得出未来一年的粘胶短纤的年度均价,见下表

  

  在表中,以2015-2018年数据作为数据基础,来推演2019年的粘胶短纤市场年度均价。2019年粘胶短纤实际价格的基础关键数据主要是要确定粘胶短纤当年的产量以及2019年的粘胶短纤总产值。在计算2019年粘胶短纤理论产量的时候,以上一年年度的行业开工率为基础,同时对当年的产能进行初步统计,这样计算出本年度理论的短纤产量。

  在实际运用中,如表所示,通过计算得出的当年均价与当年的实际均价存在一定程度的偏差,但是在趋势上,存在一定的同步性。故通过粘胶短纤总产值结合GPD增长率数据来计算未来一年的粘胶短纤大致价格,一定意义上是可行的,但这种计算未来一年粘胶短纤均价会与实际产生偏差,这种偏差,来源于理论产量与实际产量之间的不对应所产生的。所以,我们引入了产量修正系数这一概念产量修正系数,主要是通过对粘胶工厂、溶解浆以及人棉纱等行业近5年的平均开工率、扩张速度综合计算得出。

  由表可知,2019年的粘胶短纤预测均价在13853元/吨,低于2018年实际的粘胶短纤均价14540元/吨以及预测的14594元/吨之间。从目前的现状来看,粘胶短纤3月的收官价格在12000元/吨,已经明显低于预测的年度均价13853元/吨。

  结合两会对于宏观经济的预测,2019年上半年全国经济仍可能处于困难时期。在年中有望形成政策底部与市场底部,可以大致分析得出,粘胶短纤市场转折点将在2019年第二季度末或者第三季度发生。而3月底出现的12000元/吨则有可能是整个2019年较低的价格水平,市场从业人员无需对该价格表现出过于担忧。

  02制造业税率16%降至13%

  关于减税降费,涉及到制造业税率从16%降至13%并且将于4月1日开始实施。一般情况下,做纺织原料大宗生意的人均知道,其利润能够在3%~5%已经是很不错的收益了。而这一次政府一次下调3%的税点,对于整个粘胶短纤产业链甚至纺织业无疑是巨大利好。

  很多从业人员认为,制造业增值税由16%降至13%后,将有可能引发粘胶短纤市场价格直接下降3%;也就是说以12000元/吨作为粘胶短纤价格为标的,4月1日实行新的增值税政策后,粘胶短纤市场价格将会变成11650元/吨。笔者认为,这种担忧属于“杞人忧天”。

  首先,制造业增值税下调在2018年5月曾经发生过一次,当时是由17%下降至16%。根据查询2018年5月粘胶短纤价格,5月初为13900元/吨,5月底为14900元/吨,不仅没有降价反而上涨了1000元/吨。另外,从当时整个行业定价措施看,粘胶短纤工厂并没有将这一个点的税点下调折让给客户。

  从成本层面观察,目前粘胶短纤吨亏损在1500~2000元/吨,本身属于无利可图且深度亏损状态中,此时粘胶短纤工厂决策层更多的是在考虑两个问题:1)本轮12000元/吨是不是底部;2)如何能够在粘胶短纤市场价格见底后,通过一段时间运作做到减亏或者不亏状态。在这种情况下,由于税改带来的3%差价,很难做出折价让给下游人棉纱企业或者中间商。

  故本轮3%的税点下降,不会给仍在探底的粘胶短纤行情带来太多利空。深度亏损的粘胶短纤企业也不会考虑将这3%的税点让利给下游客户,因为这3%的税点下降,某种程度上粘胶短纤工厂走出深度亏损的第一步。

  所以,笔者认为制造业增值税16%下降至13%,是政府对制造企业的一次减压,也是政府送给制造企业的实质性利好。

  

2019年第二季度展望

  在2019年3月,粘胶短纤市场价格出现12000元/吨后,初步估算粘胶短纤工厂将出现1500~2000元/吨亏损,在某种意义上将粘胶短纤吨亏损利润放大了一倍。原本业内基本库存达到30天,吨亏损在1000元的情况下,粘胶短纤行业内的工厂就会不自觉的进行“限产报价”方案来达到维护市场信心。而此次亏损达一倍,业内库存在35天附近,是我国粘胶短纤行业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亏损。

  这种亏损,某种意义上不亚于1995-2000年我国纺纱企业出现亏损时的情形。当年为解决纺纱企业深度亏损,1998年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采取了行政压锭、让国有纺织企业转型等措施,通过行政化手段进行纺织行业改革,为2000年后我国纺织行业腾飞奠定了较好基础。

  但目前我国粘胶短纤行业企业性质较为复杂,有国有企业、上市企业、民营企业、外资企业,加上当前我国粘胶短纤行业处于充分市场化运作状态,通过行政化手段解决目前粘胶短纤行业的深度亏损问题某种程度上不具备可行性。所以,在宏观经济有政策底的前提下,粘胶短纤行业还需要通过一段时间的市场化竞争,最终以“优胜劣汰,适者生存”的方式进行行业洗牌,而这种行业洗牌,某种意义上比行政化去库存、压产能付出的代价更大。

  所幸的是,通过本文第二部分宏观经济分析对粘胶短纤行业的影响可以得知:在宏观经济政策层面,粘胶短纤市场的政策底基本在3月的12000元/吨见底,第二季度的4-5月整个行业在政策底见底后,还需要走出一个市场底。鉴于本轮粘胶短纤行业亏损较大,笔者倾向于12000元/吨既是政策底也是市场底,所谓的第二季度市场底,仅仅是对12000元/吨的政策底确认而已。

  故对于第二季度的粘胶短纤市场行情,笔者认为,行业开工率一旦下降,其市场底将随时可能出现。也就是说,2019年第二季度粘胶短纤市场价格有望实现“否极泰来”。从业人员无需被第一季度粘胶短纤快速下跌现实所吓倒,粘胶短纤工厂需要合理的调节其开工率,在政策底见底后,减少恐慌心理,积极去库存;下游纱厂也可以在看到粘胶短纤行业开工率有所降低的情况下,积极参与市场博弈,分享政策底与市场底带来的红利,这样粘胶短纤行业有望逐步走出深度亏损的泥潭。

文章关键字:
©无纺布网 版权所有   浙ICP备10215393号-23  工商执照  技术支持:生意宝(002095)